编诗

小编: 鲍伯祥

今天,我和弟弟一块去姥姥家。

一到,弟弟的脸上就被蚊子咬起了五个疙瘩。我弟弟就编了一首

诗。

“春晓

春眠不觉晓,

处处蚊子咬。

洒上敌敌畏,

不知死多少。‘‘

当弟弟说完这首诗,我,妈妈,小舅妈,还有姥姥,都笑了:我笑的米饭都从鼻子里喷了出来,姥姥笑的肚子疼,小舅妈,妈妈都笑的喘不过起来。连我家的小鹦鹉也说:“真好笑,再说一遍‘‘。

瞧,我弟弟是不是一个“乐天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