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出双手

小编: 厉励

她犹豫半天,颤巍巍地伸出自己的双手,这是怎样的一双手啊,刻满了斑驳的裂纹,像苍老丑陋的树皮,深深的口子里黑黑的,是褪不掉的泥土的颜色,起伏不平的硬茧像苍老的壳……

踏上这片青春的热土,迈进这个青葱的校园,她知道自己将开始一段新的人生,这将是属于她的大学生活。

初始,大家俱很生疏,她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自己的沉默,她怕自己乡味极浓的普通话不小心就溜出了口。宿舍的萍趾高气昂,笔直的长发伴随裙裾飞扬,浑身的青春气息带给她的不仅仅只是震撼。后来,她慢慢发现周围的大家都是漂亮优雅如白天鹅,抑或是个性张扬如散屏的孔雀,只有自己是只拙劣的丑小鸭。

她傻傻的,为自己拙劣的想法苦恼着,往昔的记忆在空气中悄悄蔓延开来……

某日……

“哎,维维,这几件衣服给你吧,我看着还行,还都是名牌呢。这一件我才穿两年,你看,还挺新的;这一件呢,是我姑穿过的,她嫌这色不好看;这个呢……”室友A扔给了她一口袋衣服,她默默地接了过来,一件件展开,又仔细地叠好。这些衣服对个子教大的她来说,并不是很合身,好多都小了,不过有些正好给妹妹带回家,她们肯定会很喜欢的。

某日……

室友B对着正奋笔疾书的她说道:“哎,这些笔我不要了,你要不,不要就扔了。”她看着这些花花绿绿的笔,有的是钢笔尖坏了,其实换个笔尖还可以用,圆珠笔没墨水了,换上芯也可以使,一只自动铅笔的弹簧有些松,写字时老弹出来,缠上一圈透明胶带便固定了。她想着上小学的弟弟那几支短短的铅笔头,套上一个细竹杆子便长了一截,用了好久也舍不得扔,带给他们,他们肯定很开心的。

某日……

宿舍午饭时分。“唉,这些肥肉真难吃!”室友C面对着碗里的肥肉苦着脸,正欲将之倾于垃圾桶时,被室友A叫住了,“别扔别扔,给维维吧,她难得见回油荤,不怕腻的。”于是室友B将它们一一移于她那永不边的咸菜干饭的碗中,她埋着头,默默地吃着。

是的,她的家境不好,大家都知道她的难处,看着她的处处节省,艰难地生活着,人人都尽力帮着她。大学以前,她习惯了这般施舍的生活,贫穷的帽子扣在她的头上,让她很不自在。有时,她想着,其实贫寒一点也无所谓的,完全不需要大家这样特殊地对待,然而她总也说不出口。

大学伊始,她将自己伪装在壳里。她从不在大家面前谈论自己的家庭,若被问及也只是顾左右而言它。她总是一个人在食堂吃过饭才回到宿舍,她说这样自己会吃得快一些。她几乎从不逛街,室友们邀她一起上超市,她总是“忘了”带钱。到后来,她总是一个人行色匆匆,逃开了这个集体。

两个月后,国家助学金的评选文件下达下来,一个班有三分之一的人可以得到资助。她迟疑了半天,写了份申请上去,老老实实地将自己不为人知的家境写了出来。她满以为自己可以为家里减轻一点负担的,可是没有,是的,没有她。她看着那些并不需要的人拿着那笔钱逍遥着,心里很是伤心。她突然想起《放羊的孩子》那篇童话,她想自己其实就是那个撒谎的孩子,最后的苦果也只有自己默默咽下。她暗暗嘲笑着自己的虚荣,苦闷于自己将为此付出的代价。

又一年评选国家助学金、励志奖学金的时候了,这一次,她鼓足了勇气,在大家面前讲述了那个苦难的家庭,泪水纷纷扬扬,她拼命想要抑制,却完全没有用,她从来没有想要煽情的,她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刀子,一点一点剥着她那好不容易伪装成功的伪善的壳。

末了,她伸出了双手。这是怎样的一双手啊,刻满了斑驳的裂纹,像苍老丑陋的树皮,深深的口子里黑黑的,是褪不掉的泥土的颜色,起伏不平的硬茧像苍老的壳……这是一双来自一位仅仅二十岁的女孩的手,这双手干了多年繁重的农活,这双手缝补浆洗了一家十几口的衣物,这双手养过鸡鸭喂过猪兔,这双手上山砍过柴上街卖过菜,这双手伺候过瘫痪在床的老人,这双手也一点一点地带大了五个幼小的弟妹,春夏秋冬,这双手从未停止过劳作,勤劳在这双粗糙的手上记下了岁月的斑驳。

其实无需言语,伸出那饱经风霜的双手便是最好的证明,伸出双手,做回真正的自己,遮掩换不来骄傲,自己坚强便会得到骄傲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