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啊!

小编: 廖龙涛

“快点!快点!“尽管宴席上很吵,但一连串的催促声依然听得见。“快呀!妈妈,快送我回家!”咦?宴席开到一半怎么有人临阵脱逃,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快呀!我作业还有一大堆,再不回家,天亮我也做不完,快呀!”哦!原来,是宇舵这个小混蛋要回家写作业呀!怪不得他刚才吃得提心吊胆的,老缠着妈妈带他回家,搞得妈妈都烦他了。大喜的日子,谁不想多待会儿沾沾幅气,他可倒好……哎?不对呀!现在的学生不是已减负了吗?小学生怎么还那么多作业,不管了还是先瞧瞧宇舵兄去!

宴席终于结束了,可已是下午三点钟。“怎么办!到12点也才十小时,怎么做得完呢?”尽管宇舵兄上了车,还是耿耿不安,恐怕要老师赐他一令免做作业牌他才塌实吧!车到家了,宇舵兄第一个跳下车,飞进房间里,抱起作业就赶。尽管他还是气喘嘘嘘,那什么比他的作业更重要呢?

“喂!宇舵兄?看你忙得,到底还剩多少作业呀!”

“嗨,别跟我讲话了,反正还有好多啦!”宇舵很漫不经心,开始写下第一道题。

“举个例子嘛!”

“嗨,还有一张六面数学抄式考卷,日记,指导从书……”

“别讲了别讲了,听得我都‘耳花缭乱’了!我走了,你专心作吧!”话虽这么说,可我还在门缝中偷看着宇舵的一举一动。

“死了!死了!”宇舵抱头苦恼。“没办法了,只有赶了!”他明显地加快了速度,从后面看,笔动得飞一样快,读题的速度也提高近百倍。凑近一看,哎呦!那字,老天爷也看不清。

“你认真点吧!这样做有效果吗?”

“那你来做做看!”宇舵一怒之下,把我推出门,“哐!”的一声把门给锁了。

“嗨!”才小学,就忙成这样,上了初中、高中呢?不过说真的,他们这一代人挺苦的,虽然没比上几届的毕业班坎坷,可也够了!现在减负了,可他们的课外教育也随之增多,你看!宇舵星期五晚上要去学吉他,星期六早上又要兴趣小组,下午又要……嗨!挤到最后,只剩下一天的工夫温习了,可那减负后的作业又跟粪一样多,压死你!

“快呀!快呀!这题怎么不懂做!“宇舵像是在跟自己吵架,这种催促自己的大喊声经常出现。

宇舵的妈妈一直没回来,可宇舵也不在乎,司空见惯了呗!天色已逐渐暗了下来,宇舵一点也不觉得饿,埋在作业海中无法自拔。

“呼!总算把考卷做完了!“一声长叹,换来的是宇舵的一丝塌实。

长叹还没结束,他又拿起另外的本子做起来。嘿!他是哪家大公司的CEO,还是哪国总统,比克林顿还忙!他做不到一半,电话响了。

“喂,舵舵啊!”电话里是妈妈的声音,“作业完了没?”

“多着咧!”

“哦,那你继续做,我呆会儿回去!”

哇,宇舵他妈真是放松,宇舵也没觉得怎样,继续苦做。就这样,他在作业海中挣扎着,挣扎着,最终还剩下一篇日记没解决。

临了,他躺在床上,宇舵又在想,明天该怎么应付日记没写这事了。梦里竟然又梦见自己被罚……天啊!现在的孩子还有自由空间吗?

幸好第二天老师没骂他也没罚他,只是叫他补起来宇舵摇摇头,叹到:“就写我那自由空间吧!”“哼……”接着是一阵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