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第一次

小编: 陈新度

春夏秋冬,时间永不停息地旋转,玫瑰岁月的水分随着光阴逐渐消融干枯。忽然意识到,我该毕业了。

妈妈教的那届哥哥姐姐,在四年前,跟我现在一样即将告别母校,那时的我才二年级。一入学,哥哥姐姐就开始照顾我。很多很小的事,比如:去电视台表演节目,就有认识的工作人员哥哥跟前我打招呼;去做操刚好录像,负责摄像的哥哥姐姐会专门拍我;运动会送稿子,广播站的哥哥姐姐在下棋,就会说:“要不要过来下棋,我教你。”哥哥姐姐们值周时更好玩,到这个哥哥这儿晃一下,到那个姐姐那闹一下。一放学,就背着书包去他们那儿,大家边聊边闹,他们也会很让着我。哥哥有些则是:“有没有人欺负你,给哥哥说,哥哥收拾他们!”

虽然当时的我早已知道他们不会怎样“收拾”人,但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存在对我来说,早已变得重要了。

很多东西都是有时不珍惜,逝时方知悔。不珍惜是因为习惯,有些事别人做了,觉得是理所当然,“他们不这样做是不可能的”。而当他们不做时,才觉得,每个人都有自由空间,他们也可以不做。当上三年级,才是如其他同学一样刚刚上学时的感觉:原本轻松熟悉的学校,第一次感到孤单、陌生。

中午带水杯回家接水,忘了带回水杯,下午就没有水喝,没有人送来了。下午放学早了,母亲还下不了班,没有人送我回家。心中充满了小小的不满,像个个小泡泡,泡泡里写着:“要是他们在,就……了!”第一次,完全离开哥哥姐姐,独立自主地生活,真的很陌生。

见到高年级的学哥学姐,恍惚间有了他们的感觉。只是碰到困难时,没有人帮自己了。要学会处理很多棘手的事情,慢慢调节自己。那时的我就像依赖种树人天天浇水的树苗,突然出现了“不确定”,只好往下扎根,极力去寻找水源。

我在开始的不适应中,逐渐适应哥哥姐姐离去的事实,遇到问题去想:“如果是哥哥姐姐会怎么做?”而不再是:“要是他们在,就……了”。慢慢发现,其实对困难大喊:“我不行”简直太幼稚了,因为被困难吓倒并不在于它的难,而是在于我们心里的恐惧罢了。

妈妈教的学生,是我对班里同学以外的第二个,那么彼此知心的集体。第一次离开他们时,的确很糟糕,但却锻炼了我的身心。这个第一次,太刻骨铭心了。而,当我要再次面对分离,面对离开同学们的第一次,估计糟的程度会更惨,不过,也就会更加锻炼自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