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进去的香味

小编: 刘晓宏

天晚了,雨淅淅沥沥下着,爸爸回来了。他拿出一个香包,打开灯坐在床边对我说:“你瞧!今天端午节,爸爸给你买了个香包。”我接过香包,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仔细看看我才发现这个香包不能挂在脖子里,我把香包向爸爸手中一扔,闹道:“我要长绳的,我要长绳的。”爸爸无奈的摇摇头说:“我再给你缝一个好吗?”我这才停止了吵闹。

爸爸找来绳、布、针和线,坐在桌前打开台灯,一针一线地缝了起来。要知道爸爸是从来不做针线活的呀!我睡在床上看着爸爸笨拙的动作渐渐进入了梦乡。

随着一声轻微的“哎呀”声,我迷迷糊糊看到爸爸的手在轻微的抖着,还有几滴鲜红的血滴了下来。爸爸转身从柜子里拿出创可贴贴住伤口,又继续缝起了香包。灯光下爸爸那弯曲的背影,还有那已缝了一半的香包深深的烙在我的心中。

第二天早晨,一个蓝色的葫芦状香包挂在了我的脖子上,香包上绣着一个小兔子,还有一个歪歪扭扭的“兔”字,饱满的香包不时散发出迷人的香味。一层水雾弥漫了我的双眼。

这精致的香包和爸爸那粗糙的双手给我的视觉造成了极大的反差冲击。我知道,这香包里缝的不仅仅是浓浓的香料,还有爸爸对我那深深地爱意。这香味和爱意会一直持续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