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爷爷的院子

小编: 李LZW

爷爷家的院子有一块地,被一道围墙围着,矮矮的,宽宽的,厚厚的。那是一片闲地,对我来说,却是嬉闹的天堂。小时候,我常和表妹、表弟一起在那里做游戏。

不要看围墙灰得突兀,也不要瞧它矮得可笑,四周却涌着圈圈溢彩的花草,环着层层碧色的清香,绕着一湾盎然的湖水。清晨,日光翻腾涌动,烁烁撒在围墙周围,暖烘烘的。嫩嫩的三叶草与不知名的花儿浮动在微风的细语中。中午,万千朵小花缀在围墙边的绿色中,姹紫嫣红,丰盈得仿佛正往外泻。傍晚,花草掩去焕发的生机,泛滥起朦胧的睡意。入夜,蛙鸣响彻小湖之畔,湖水叮咚着披上月色的衣裳,花草缥缈在风中,围墙还有着太阳味的余温。

不论春夏秋冬,每到爷爷家,我都要来到这片草地,看看花草是否茂密了,瞧瞧以前播下的种子何在了。捡几块卵石,搬几块大石板轻放墙头,斜身而坐,准备做草染的游戏。弯下身来,展开手指,随手一撩,便有各种花草聚在手中,将其置于石板上,用卵石敲击,或用指尖掐下那碧绿的嫩叶和那水灵的花苞,放在灌了水的陶盆中,让它们漾起水波纹。然后用卵石捶捻搅拌,那鲜花嫩叶便溢出汁水,在清水中染开,像一朵朵墨花染在白纸上。时间长了,那卵石也逐渐有了淡淡的绿色。“叮当叮当”,这看似枯燥乏味实则富有韵律的声响,萦绕着草地。

有时兴来,弯下腰轻轻一拔,就是一把水灵的草,伴着点泥土的杂味以及它本身的淡淡幽香,沁人心脾。它似乎拔不完,一片一片地接壤着,如此欢悦,如此绿意盎然,我自是乐在其中。

上了中学后,因为学业繁重,有时要很长一段时间去不了爷爷家。但我依然牵挂着爷爷家的围墙,那围墙根的绿意。我想,那草一定仍然长得旺盛,那花依旧开得美艳,那些卵石啊,石板啊,也一定安静地等待着我的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