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小编: 万平英

你着一身悲凉从哪里走来?旧时,约定写下的曾经,如泡沫幻灭。

黑白的城墙,无力的脆弱。忧伤的黑白键,青涩的豆蔻,带走了繁华,你耳边的低吟似那箫声的悠长。

岁月静好,吾泪于奈何桥头,三生石畔,浸透了红尘,湮灭了流年。独待暖光的降临,梦中呓语苍茫如水。

岁月氤氲了流光溢彩的梦。踏尽三千浮生繁华,那一段缱绻流年终不复。所以,学会平静,学会单调的黑白色彩。

春末夏初,希望你一直在原地守候。愿我们的牵绊一世不老。

流年在指尖成为一曲流觞,青春在暮夕幻化一季花开。哀伤的季末,如凋零之花默默退幕。蓦然回首,讴歌一直。

流年在指尖成为一曲流觞,青春在夕阳中成为一季花开。哀伤的季末,如凋零之花默默退幕。蓦然回首,讴歌一纸

流年在指尖成为一曲流觞,青春在夕阳中成为一季花开。哀伤的季末,如凋零之花默默退幕。

烟花易冷,转瞬即逝,樱花树依旧,少女不复明媚。深深思念终化成一缕清风。飘散天涯。

耳畔传来熟悉遥远的对话,烟花易冷,转瞬即逝,樱花树依旧,少女却不复明媚。深深思念终化成过眼云烟。

耳畔传来熟悉遥远的对话:“我们会是一生一世的朋友。”烟花易冷,转瞬即逝,樱花树依旧,少女却不复明媚。

黄泉之下我们共饮掺杂了眼泪的孟婆汤,三世缠绵,终抵不过你浅挥长袖时的风轻云淡。

倾国倾城而倾心。锦瑟的情殇在孤寂之夜轻浅吟唱,浮生被似水流年湮灭,终成为一纸淡淡的彩笺。